北京赛车pk10在线计划—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

他每次都是这样在她刚要起死回生的心一刀哭笑

 
    仲立夏点头,“嗯,有饭局。”
 
    “你没提醒他,让他少喝点儿酒。”乔玲比仲立夏细心。
 
    仲立夏刚才还真没想到,就说,“他那么大的人了,心中一定有数。”
 
    说完了,她还是觉得,多大的人还是应该提醒一下的,但如果现在让她打电话过去,只为了让她说句少喝酒,她觉得拉不下那个脸。
 
    就给助理小昭发了条消息,“帮我监督着某人,让他尽量少喝酒,能早回来就早回来。”
 
    坐在副驾驶的小昭抿嘴偷笑,调皮的给仲立夏回了个,“遵命,夫人。”然后还把仲立夏发来的消息给后排座的总裁大人看了,啊,这马屁拍的。
 
    明泽楷抿嘴偷笑,低头给仲立夏发过去一条消息,“关心我就直接发给我不就行了,怎么还害羞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无语的盯着刚刚收到的消息,心里想着,小昭,你这么快就叛变了。
 
    “不是我关心你,是干妈让我那么说的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才不计较是谁说的,他回复,“知道了,不用等我,早点睡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对自己的手机翻了个白眼,谁说要等他了,他不让等,她偏等,偏不早点睡。
 
 第165章 因为想你
 
    小昭热心的撮合他们,“立夏姐对于和总裁的感情,总是喜欢口是心非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抿嘴浅笑,他一直都知道啊,那个女人不止口是心非,还死要面子呢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,任志远送朋友离开,电梯门关闭后,任志远转身准备回家,目光鬼使神差的定在楼梯通道方向,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。
 
    他心尖装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,一步一步有所艰难却像更快一点儿的朝楼梯口走去。
 
    因为他走路的声音很轻,声控灯都没有亮起,眼前蜷缩在角落的一团黑影,让他顷刻间有撕心裂肺的痛。
 
    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?
 
    这么冷的天,她蜷缩在阴凉的楼梯间,趴在行李箱上睡着了,就不怕生病感冒吗?到底要到什么时候,她才能不要这么固执?
 
    他缓缓的蹲在她的面前,她的确很累了,但睡的却并不舒服,紧皱着眉心,小嘴还委屈的撅着。
 
    他抬手,轻轻的撩起遮住她眼睛的发丝,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啊?
 
    沉声叹气,“一个人在国外,不好吗?为什么非要回来?”
 
    似睡非睡的裴云舒苦涩的抿了抿唇,低哑的声音在寂静的楼梯间缓缓的蔓延开来,“因为我管不住我自己,一直都想你,好想好想……”迫不及待的想要下一秒就见到你,哪怕你的眼里,早已没有她。
 
    任志远悲戚的苦笑,“傻瓜,有什么好想的啊,时间总会淡化浓烈的想念。”
 
    闭眼趴在的行李箱上的裴云舒倔强的摇头,“不是的,明明只会更想你。”
 
    她张开眼,模糊的看着眼前并不清晰的他,泪眼如花。
 
    任志远,你知道吗?她好想你,是不是真的很没用,很没有出息,你对她那么坏,她还想你。
 
    任志远也看着她,她的泪水如浓硫酸一般侵蚀着他本就疼痛难忍的心脏,如果这份想念是给他的,该多好。
 
    可他必须让自己保持清醒,陷得越深,最后只会痛的越刻骨,他残忍的提醒她,“我是任志远。”
 
    裴云舒笑了,他每次都是这样,在她刚要起死回生的心口上补上一刀,哭笑不得的揶揄着,“是啊,你是任志远,你是任志远,你是永远都不会再爱裴云舒的任志远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她哭了,泣不成声,她为什么要这么累,为什么会这么难受,就因为他是任志远吗?
 
    楼梯间的传音很重,她的哭声撕心裂肺,他帮她擦眼泪,心疼的安慰,“你到底为什么要哭?不要闹了好不好?”
 
    他觉得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胡闹吧?
 
    “刚才那个女人是谁?”她固执的问他。
 
    任志远拧眉,“女朋友。”
 
    裴云舒抬手就开始打他,使劲的打,用她全身最大的力气,每一拳头都打在他的肩上,他的胸口,嘴里还不停的哭诉着,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 
    他想说,因为他是任志远,不是她心中所爱的志博哥。
 
    因为她不停的泪水,让他烦躁的离开,不耐烦的抓住她细瘦的手腕,冷声呵斥,“够了,裴云舒。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